亚洲与欧洲的分界线,是何时东扩到乌拉尔山脉的?_俄国

亚洲与欧洲的分界线,是何时东扩到乌拉尔山脉的?_俄国
原标题:亚洲与欧洲的分界线,是何时东扩到乌拉尔山脉的? 在如今世界的七个大洲当中,几乎所有的洲与洲之间都有着清晰的边界轮廓,比如大洋洲与南极洲本身就属于“孤岛”,自然也就是一个独立的大洲;南美洲与北美洲有巴拿马地峡相连;亚洲与非洲、欧洲与非洲的情况同样如此,直布罗陀海峡和苏伊士地峡就是天然的界限。然而奇怪的是亚洲与欧洲的边界,我们用肉眼很难在世界地图上勾勒出亚洲与欧洲的天然轮廓,因为这本身就是一块大陆。 亚洲与欧洲的分界来源于古希腊的人为区分,他们把自己所在的大陆称为“欧罗巴洲”,把遥远的东方称为“亚细亚洲”。今天的我们都知道亚欧的分界线在乌拉尔山至高加索一线,但实际上最初的划分却并不是这个样子。在历时数千年的变迁中,亚欧分界线不断东移,并且在经过俄罗斯的“操作”之后最终定形。那么起初的分界线在什么地方?俄国为什么要将界线固定成今天的模样?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首先要回到遥远的古希腊。 古希腊属于典型的航海商业文明,尽管其水手素质在当时来说首屈一指,但毕竟受生产力水平所限,地中海的船只很难穿过复杂多变的土耳其海峡到黑海去开展贸易。那个时候黑海在希腊人口中称为“死海”,死一般的寂静和渺无人烟,甚至在传说当中这里的水底藏着吃人的海怪。对黑海的“妖魔化”使得欧洲的海员对东方望而却步,因此沿黑海向北,经亚速海至顿河一线成为文明与野蛮的分界线,该线以东成为野蛮民族居住的“化外之地”,久之也就成了欧洲眼中的亚欧分界线。 从地图上不难看出,顿河尽管流经俄罗斯,但也毗邻边境,也就是说俄国的大部分地区在这条线的区分下成为亚洲领土,那么俄国理所当然地也就成了亚洲国家。事实上,自古代伊始,欧洲人从未把来自东方的野蛮斯拉夫人视为自己人,况且莫斯科公国经过蒙古金帐汗国的百年统治,受东方文化影响相当深厚,所以俄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一个“异类”。从彼得一世开始,俄国大踏步地进入“欧化”时代,尽管国家实力不可小觑,但却始终为欧洲主流文化圈所不容。 跻身欧洲的强烈愿望使得俄国迫切需要更改自己的亚洲身份,而恰逢此时俄国在西伯利亚的地理大发现为其提供了理论依据。18世纪,俄国历史上著名的地理学家和国务活动家塔季谢夫提出将亚欧分界线向东推移,于是就有了今天的“乌拉尔至高加索”一线。不过起初对于俄国人的一厢情愿,欧洲人并不买账,在大家看来擅自变动已有的划分界线无异于自欺欺人。真正使得这一观念深入人心,乃至成为今天人类的共识还要归功于俄国自身的努力。 为了让欧洲正视自己的存在,俄国不断向西发动战争,在北欧与瑞典决战,在中欧与波兰厮杀,在克里米亚与奥斯曼土耳其血拼。俄罗斯的强势崛起最终让欧洲列强不得不将其视为一个无法忽视的强权,而关于亚欧分界线的理论也逐渐在时间流逝中确定下来。 乌拉尔山脉大致是南北走向,南北长约2500公里,平均宽度约150公里。乌拉尔山脉的西面是俄罗斯平原,东面是西西伯利亚平原。乌拉尔山脉向北一直伸入到北冰洋的喀拉海,新地岛也是乌拉尔山脉的延伸。 乌拉尔河发源于乌拉尔山脉南部,流经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在哈萨克的阿特劳注入里海,全长2428公里,是世界第四长内流河。乌拉尔河平均流量400立方米/秒,比我国南方许多省级河流都少,本来知名度不高。由于地理上乌拉尔山脉和乌拉尔河是亚洲和欧洲的分界线,乌拉尔河才声名鹊起。 1846年,俄国人在乌拉尔山脉脚下立起一座亚洲与欧洲的界碑,这条界线因此又被称作“塔季谢夫分界原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